乐动族
中超424名注册球员96人来自辽宁 仅靠卖血救不了辽足
2017-10-23 15:24:15

 中超424名注册球员96人来自辽宁 仅靠卖血救不了辽足

  进入10月份,东北大部的气温都已经降到了0度以下,而辽宁省由于地理位置的缘故,气温还保持在零上。但10月20日这一天,所有辽宁球迷的心却降到了冰点,继2008年之后,辽宁队再一次品尝到了降级的苦涩。

图片

                                                                           辽宁球迷失声痛哭.


回顾辽足在整个赛季的表现,在赛季初,辽足更名为辽宁沈阳开新,俱乐部总经理黄雁像往年一样喊出了“换一种活法”的口号;在联赛初期,估计没有人会想到最终降级的会是辽宁,直到第14轮,辽宁还排在第12位。

  即便是陷入到降级圈之中,辽宁高层也试图采取一切能采取的措施自救,包括聘请法国主教练雷尼·罗贝罗……但是一切努力终于在10月20日这一天被证明是徒劳的,洋帅的眼泪拯救不了水火之中的辽宁足球。


一、辽宁经济全线下滑

辽宁的降级既是天灾也是人祸。从整体经济环境的角度出发,近些年以来,辽宁省GDP增速放缓,虽然2008年的GDP仅有13000亿元左右,但是仍可以保持15%的增速左右,然而在2012年过后,辽宁省GDP增速达不到10%,2015年GDP增速仅为5%。
2017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各省份GDP报告出炉,辽宁的GDP增速竟然达到了-2.5%,为全国首个GDP负增长的省份,GDP总量位居全国第14位,而在2008年的时候,辽宁还能排在全国第8位。

  更为可怕的是,辽宁省的经济环境甚至还不如报告中所体现的这样。2017年2月,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辽宁2016年的GDP总量为22037.88亿元,比2015年减少了6705.5亿元,GDP缩水高达23%。

  辽宁省此前的财政数据存在着极高的虚报、瞒报等行为,财政收入虚高的现象早在2014年就已经出现。值得一提的是,大连市财政不存在GDP注水现象,2016年的时候大连市还能保证6.5%的增速,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大连足球相比于辽足的发展会更好一些。

当然,经济只是一方面的因素,相比于辽宁足球,辽宁篮球在近几年的发展可以说是逆流而上,野蛮生长,更是在2014/2015和2015/2016两个赛季打进了CBA总决赛。作为体育大省,辽宁省历来不缺少三大球人才,但在过去的三十年中,辽宁省长时间对体育发展缺乏重视,重点体现在投入和人员待遇的问题上,体育局的领导长时间抱有“你爱上不上,你不上有的是人愿意上”的想法,导致三大球人才大量出走。

  举一个例子,辽宁篮球的昔日领军人物刘相韬和广东队的王仕鹏同为1983年出生,身为丹东人的王仕鹏在1997年加入了广东青年队。在2003年的时候,刘相韬能拿到手的薪资和奖金只有王仕鹏的三分之一不到。在待遇上的巨大差别使得无数的辽宁运动健将走出了山海关。

  在经历了早些年的人才流失之后,辽宁篮球终于在近些年凭借着自己的努力和有关部门得当的政策重新赢得了发展的机遇,成功的市场化运作和合理得当的投资使得辽宁篮球有了取得好成绩的保障,进而让辽篮再度得到了老百姓们的支持。

  现在辽宁的各大中小学校中,在篮球场上打球的学生们多数都会穿着辽宁篮球队的队服,而他们的偶像也从科比、詹姆斯变成了郭艾伦、韩德君和杨鸣等辽篮的将士们。


二、烧不起钱还得卖血

  即使东北的经济问题近几年都不见有起色,辽宁篮球也能在夹缝中求得生存。相比之下,体量更为庞大、运营成本更为昂贵的辽宁足球就很难在如此困境下绝地求生了。在中国,经营一支篮球队一年的投入最多不会超过7000万,最低只需要3000万左右。

  而经营一支足球队就纯粹是在烧钱了,在今年的2月26日,开新二手车网与辽宁宏运俱乐部签订了一份冠名合同,合同金额高达8800万元;而在更北边的延边,俱乐部一年的运营成本就达到了1个亿,这对于许多企业老板而言都是一笔不菲的开支。

  自2008年接手辽宁足球以来,宏运集团就无时无刻不在为球队的经济问题伤脑筋。2014年,辽宁宏运为了获得地方政府的支持甚至专门搬到了盘锦,他们的主场距离盘锦市区接近60公里,这使得当年辽足比赛的上座率下降了3成左右,然而在他们在资金上还是捉襟见肘。

  近些年来,辽足卖出了张鹭、丁海峰、丁捷、孙世林、杨善平、郑涛等球员,而这些球员多数的转会费都在5000万元人民币左右。但是年年卖血并没有能够改善辽足的经济状况,反而进一步降低了辽足的牌面实力。

  拿今年的转会操作来说,一口气卖出郑涛、杨善平和孙世林三名防守球员让辽足的后防线直接脆成了一张纸,仅仅仰仗阿萨尼一人显然是不现实的。截至目前,辽足总共在联赛中丢掉了66球,更是在同上海申花的比赛中被对手狂轰8球,可以说经济上的掣肘让辽足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然而卖血对于辽足而言似乎又是不得不为之的举措,早在降级之前,辽宁足球就已经快被的各项沉重的支出和费用所拖垮,10月16日,沈阳市地税局在官方网站进行了税务拖欠情况的公示,辽宁足球俱乐部股份有限公司所拖欠的税款已经达到了2.23亿元人民币,现在恐怕就是把整个辽足都卖了也还不上这笔钱。

 
三、引援不力 伤病太多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经济上的情况已经如此艰难,但辽宁的管理层在引进球员上也没能够利用有限的资金做出合理的引援。在本赛季初,辽足接连引进了曾效力于勒沃库森的澳大利亚国脚克鲁泽和另一名澳大利亚国脚霍兰德,这两笔引援曾让球迷们真的以为辽足准备换一种活法,但两人加一块只为辽足出场五次,就因辽足欠薪而自动解约离队;在夏季转会窗口,总经理黄雁为辽足引进了两名喀麦隆前锋鲍马尔和贝卡曼加,但是两人并没有体现出外援的价值,鲍马尔更是在10月20日的比赛才迎来了自己的首粒中超进球,而这粒进球来的实在是太晚了。

  一直以来,辽足的引援都深受球迷们所诟病。辽足球迷曾这样揶揄管理层:“花了整个赛季的预算,跑到欧洲考察了一圈,最后买了一名在阿联酋踢球的球员。”听起来可能有些滑稽,但是却形象的诠释出了辽足引援不力的原因。

  拿今夏引进的贝卡曼加和鲍马尔来说,鲍马尔在希腊的帕纳辛奈科斯已经被定位为弃将,上个赛季只打进两球;而贝卡曼加之前从未在顶级联赛证明过自己,他是从一家土甲俱乐部被挖来的。但外援的能力不足并不能算得上是辽足本赛季降级的主要原因。
在赛季中期,辽足遭遇到了严重的伤病潮,杨旭、吕伟、王皓、詹姆斯、王峤、倪玉崧、鲍马尔和张延军先后受伤,辽足甚至遇到过替补席都没有坐满的尴尬情况。虽然辽足可能自诩造血能力强,认为卖几个人也没什么,大不了上强力外援弥补一下,结果这种侥幸心理使得马林、雷尼和肇俊哲都陷入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窘迫境地,最终导致辽宁降级。

  辽宁的降级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迷信“人情足球”。辽足曾经依靠着对于“人情”的迷信在联赛中纵横捭阖,有没有踢过默契球相信球迷们心中自有公论。随着目前足协对于中国足坛藏污纳垢的容忍度日益降低,这种“肯定会有人肯给我三分”的迷之自信犹如精神鸦片一样,逐渐麻痹了辽足将士们。

  职业足球不是交朋友,当遇到生死境地的时候,即便是过往再亲密的朋友也会面露凶相。今年联赛末期天津泰达“恩断义绝”般的踢法就是最好的证明,虽然我们尚不能断言中国足坛已经完全扫除了默契球和“官哨”等不良现象。


四、东北的难兄难弟

  相比于导致辽宁降级的一系列天灾人祸,同为东北球队的延边降级原因相对来说就简单了许多,经济上的巨大压力使得延边在中超联赛中最终掉队。去年,在当时吉林省政府的帮助下,延边与深圳富德集团达成了赞助协议,这的确解决了延边队的燃眉之急。而在延边冲超之后,富德集团也从中牵线搭桥,将延边队的后防中坚和队长崔民运作去了深圳佳兆业,延边队从这笔转会中也获得了不少的收益。

  但是随着深圳佳兆业冲超的呼声日益增加,富德集团转而赞助本地球队深圳佳兆业也实属迫不得已的选择。尽管延边队自始至终没有放弃,但是毕竟中超联赛不是大卫与歌利亚的故事,有钱的球队为所欲为,没钱的球队寸步难行。延边队的降级就如同歌词中所唱的,“就像蝴蝶飞不过沧海,没有谁忍心责怪”。

本赛季初,在中超联赛中注册的424名球员中有96人来自于辽宁省。在东北经济持续低迷的背景下,辽足与延边的降级似乎是必然,却也是中国体坛的一场灾难。因为辽足此番降级必将极大程度上的打击辽宁省体育事业的发展,可怜辽宁省的一批未来可期的苗子,就这样死在了东北的寒冬之中。

  而延边也是一样,本赛季初的“南松风波”恐怕在之后会发生更多,延边一直以来都不缺乏优秀的青年才俊,但延边毕竟只是一个自治州的财政体量,无法与富庶的广州、上海相比。延边与辽宁都可以标榜自己“江东弟子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但是想要卷土重来,先保证自己可以留住人才才是最重要的。

  今年中超联赛,长春亚泰成为硕果仅存的东北球队,相比于另外两支东北球队,无论是在政策上还是在经济上,有关部门都要照顾的更多一些,投入也是另外两支俱乐部无法相比的。

  回顾前几年降级的几支球队,河南建业和贵州人和在降级之后虽然有一定程度上的人员流失,但仍按照中超的投入标准来建设队伍,并引进高水平的外援,才能很快的回归中超联赛;青岛中能在降级之后自甘堕落,肆意甩卖球员套现,现在已经沦落至中乙联赛了。辽宁未来的发展轨迹会与谁一直,我们不敢妄自猜测,但是想要在短时间内回归中超,对于辽宁而言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辽宁在本赛季的遭遇不由得让人们想起了《许三观卖血记》中的许三观,一辈子以卖血为生的许三观到最后想要卖血的时候却被告知自己的血已经没用了。对于辽足来说,或许明年真的应该换一种活法了,否则以后可能连活下去都会成为问题。

来源: 网易体育 编辑:朱仕农

| 微矩阵

yy彩票怎么登陆(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