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
【紫牛观察】日本一盲人脚踢导盲犬,被踢后狗狗仍引路,网友炸了!
2017-10-20 21:26:25

图片

图片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原创


狗狗是人类最忠实的朋友,《忠犬八公》、《导盲犬小Q》这样的电影更是像“催泪弹”一样,让观众哭得稀里哗啦。日前,日本的一部关于导盲犬的视频在日本国内外网友中炸开了锅!一只导盲犬在引路时竟被主人踢头部,被踢后还夹着尾巴继续引路,日本和众多外国网友愤怒了,事件曝光后,日本为该盲人提供导盲犬服务的公益协会最终收回了这只导盲犬,并把这位主人拉进了“黑名单”。


其实,中国也有导盲犬服务,在大连设置了导盲犬基地。而江苏第一位申请导盲犬的主人,到现在已经和他的导盲犬“壮壮”寸步不离生活了4年多,主人说:在他看来,盲人虐待导盲犬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它们非常温顺、听话,和主人寸步不离地生活,日日夜夜,是有感情的,怎么会有人打导盲犬哩!


 

紫牛新闻记者 马奔、郭靖宇 、宋世锋

编辑 张冰晶 陈迪晨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原创作品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近日,一个仅有31秒的视频在日本社交网站上受到关注,视频中一名盲人在月台上牵着一只导盲犬。谁知,该男子竟然一脚踢向导盲犬的头部。

 

图片

而狗狗被踢后夹着尾巴,依然尽职为这个人引路。

 

图片

 

这段视频在网络上热传,同时也引起日本导盲犬协会的注意。

 

据日媒报道,视频是网友8日在埼玉县的和光市车站月台拍的,当时约为晚上8点。发布者称,他因为发现这名盲人不断拉扯狗绳,感觉导盲犬非常痛苦,所以拿出手机拍摄,没想到竟拍到盲人用脚踢狗的画面,同时也发现,这只导盲犬依然尽职地带着他离开了月台。

 

这段视频在社交网站上迅速传播开来,很多网友表示谴责。

 

同时,也惊动了日本全国导盲犬设施联合会,他们与另外8个加盟团体在12日发表联合声明,表示将会严正处理这起事件,尽快约谈该男子。

 

图片

【日本全国导盲犬设施联合会声明】

 

为该盲人提供导盲犬服务的公益财团法人“眼伴”协会也在14日发表声明,表示对此事非常关注。

图片

【日本“眼伴”协会的声明】


据报道,13日,该协会已将那只导盲犬收回,并且谴责了这样的行为,表示今后不会再对这名男子提供任何导盲犬服务。同时,日本导盲犬协会表示将继续努力为盲人提供服务,促进盲人用户和导盲犬建立良好关系。

 

一直关注这事件的日本动物救援组织随后也发布了视频,这只遭到使用者虐待的导盲犬目前已得到妥善照顾,不再有惊恐的神情,取而代之的是开心奔跑的模样。

 

日本导盲犬数量亚洲第一

政府每年投入3000万美元

 

 

根据日本厚生劳动省的资料,日本目前服役中的导盲犬有近1000只,在亚洲居第一位。日本也是亚洲最早有导盲犬的国家,早在1957年,驯犬师盐屋贤一就训练出日本首只导盲犬。

 

“眼伴”协会就是由盐屋创立,是完全非盈利的公益性组织,靠政府拨款和慈善基金支持。日本政府每年在导盲犬方面投入3000万美元,免费为盲人服务。导盲犬协会每年都公布详细的收入报告。

 

在日本,只要是18岁以上的盲人,都可以申请导盲犬。导盲犬使用方式是租借,初期要付一笔数万日元的租借费,得到导盲犬之后,食物等花费由用户承担。

 

日本法律规定,导盲犬不是宠物。导盲犬可以进入餐厅、出租车、旅馆等一切公共场所,任何人不得歧视和阻拦。在日本,导盲犬甚至可以坐飞机、轮船陪主人旅游。

 

日本政府还规定,严禁路人给导盲犬喂食或戏弄导盲犬。如果主人迷路,路人有义务帮主人和导盲犬指路。

 

其实,不止在日本,中国也有导盲犬服务。在中国的大连有个中国导盲犬基地,视力有障碍的人群,可以申请导盲犬。在江苏常州,有一位85后小伙,成为了江苏省第一个申请导盲犬的人,经过一系列严格的考察,最终这个85后小伙把导盲犬“壮壮”领回了家。

常州导盲犬“壮壮”来自大连 

主人是个85后小伙

 

丁志强是个十分健谈的85后小伙子,他在六岁时因视网膜脱落而失明。8岁时到南京盲校学习。丁志强十分努力,他一直上到了大专,学的是针灸推拿专业。大专毕业后,他回到常州从事盲人推拿工作,如今自己开了一个门店。2011年,丁志强在网上得知大连有个中国导盲犬基地,他想着自己现在去店里上下班都要妈妈接送,要是有一只导盲犬就能帮助他独自去上班了。

 

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丁志强打电话过去提出了申请。没想到,2012年年底,他就接到了通知。“没想到这么快就通过了申请,毕竟基地每年训练的导盲犬数量很有限,申请的人又很多,可能因为我是江苏省第一个申请导盲犬的人,所以,他们很快就通过了我的申请。导盲犬的审核十分谨慎,大连方面还专门过来了两个人考察,主要看家附近的路况怎么样,家人是否反对,很幸运的是,我通过了考核。”    

    

考核通过后,2012年12月底,丁志强独自一人来到了大连的培训基地开始对“壮壮”进行接触了解。经过了三十天的磨合,2013年2月,丁志强带着壮壮从大连飞到了上海,扬子晚报记者陪同他们从上海一起转地铁、乘高铁,顺利地回到了常州,这是丁志强和壮壮的第一次合作。

 

图片

【2013年2月扬子晚报曾报道了丁志强领回“壮壮”的事情】

 

四年多来,

导盲犬“壮壮”和主人寸步不离 

 

时间过得很快,导盲犬“壮壮”到常州已经四年多了。说起壮壮的名字还有个来历,金毛犬多少有点固执,由于不喜欢基地的狗粮,壮壮从小吃得很少,不到饿了不会选择吃东西,长得要比同类型的犬略小一点,基地的人就给它取名叫壮壮,希望它能长得壮实一点。如今,壮壮比刚来常州那会胖了一大圈,体重差不多有六十多斤,已成了丁志强工作和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重量级”伙伴。  

    

图片

【壮壮在领丁志强回家】


壮壮和丁志强真可谓寸步不离,丁志强走到哪里,壮壮就跟到哪里,离他的距离不会超过10米。在店里,丁志强轻轻地喊一声,壮壮就会迅速地奔到主人身边。丁志强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壮壮和他一家的生活和大多数人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之前我家住朝阳三村的时候,家里到店里,路况还是有些复杂的,差不多有1.5公里的路,还需要坐两站公交。不过,这些都难不倒壮壮。它会带着我绕开各种障碍物,比如说遇到台阶,壮壮会先停下来,低头示意我;前方遇到障碍,它会放慢步子,从旁边绕过去,我只要抓着它的工作鞍就可以了。”壮壮很擅长走陌生的路,两年前,我们一家搬到了新城逸境的新家,刚搬家,只带它走了一次,它就把路记住了。新家离店里很近,现在只要一说回家,壮壮就会把我安全地带回家。”

 

图片

 

【壮壮和丁志强,可以说是寸步不离】

休息时,

撩人也是一把好手     

 

今天下午3点,紫牛新闻记者走进了常州市光华路上的天道盲人推拿,此时的壮壮属于待命状态,没有穿上工作鞍,安安静静躺在主人脚边。看见有陌生人进来,抬眼打量了一下,然后又盯着主人,查看主人的反应,准备随时做出应对。丁志强和紫牛新闻记者聊起来之后,壮壮显然又放松了下来,左看看,右看看。拍摄壮壮的时候,它还会把鼻子凑过来,仔细“检查”一下摄像设备。壮壮如今已经七岁多,相当于人类五十岁左右,原本就很文静的壮壮,显得更加沉稳。

    

在推拿店里,壮壮有两个玩具,一条绒布做的鱼和一个橡胶球。丁志强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导盲犬在工作状态下是严禁打扰的,但是在休息状态,还是需要有人陪它解解闷。“它在休息时希望有人跟它玩,如果总是被拒绝,就会有点郁闷,再去找它玩,它就会把头故意转到另外一边。”丁志强说,非工作状态的壮壮也会有自己的小情绪,被冷落之后,得哄半天才好。

    

在丁志强和紫牛新闻记者交谈的时候,壮壮叼着自己的橡胶球走了过来,在记者身边坐了下来。“它是想你来抢它嘴里的球,然后它再用前腿推开你。”丁志强告诉紫牛新闻记者,这已经是壮壮撩人的固定套路。一边说着,丁志强一边从壮壮嘴里“抢”下了橡胶球,扔向了店铺深处,壮壮立刻冲了出去,将球叼了回来,然后继续撩人。

    

图片

【紫牛新闻记者和壮壮玩了一会儿】

 

图片

【壮壮很温顺地把爪子放到了紫牛新闻记者手上】


除了喜欢玩球之外,壮壮还会用露出肚皮的方式撒娇。只见它走到紫牛新闻记者面前,然后缓缓躺在地上,将肚皮露出来,两只前爪蜷在胸前,仰面朝上滚来滚去。“店里的客人一开始觉得很新奇,时间长了已经习以为常。有一些喜欢狗的客人来推拿的时候,会跟着它玩一会儿。如果客人不理它,它也无所谓。”丁志强说,如今壮壮已经是店里的一员。 

 

工作中,

“判若两狗”很认真 

 

下午4点10分,丁志强要回家去陪女儿练琴,壮壮早已熟悉了一天的时间表。它看见主人拿出工作鞍,立刻听话地走了过去。套上工作鞍之后,壮壮立刻“判若两狗”,迅速进入了工作状态。面对记者的镜头完全没有靠近打量的意思,此时的它只会寸步不离地守护在丁志强身边。

    

“回家,走吧。”丁志强发出指令后,壮壮便开始引路。每天来回走两趟的回家路早已烂熟于心。每到台阶、拐弯处,壮壮就会靠着丁志强的腿,提醒他小心。壮壮每一个细微的动作,丁志强都能理解。比如突然回头,代表看到别的事物,或者发生了什么不正常的情况;摇尾巴,那是遇到了很熟悉的人;步子放慢,有可能看见了别的狗。

    

每天进出小区,这里的人对壮壮也十分熟悉,不时有人念叨“导盲犬来了”或是“快看,导盲犬”,除此之外,并没有更多的干扰。“壮壮工作的时候很认真,即便有人靠近,它也只会闻一闻,并不会停下来玩耍,更不会吃别人给的东西。”丁志强说,壮壮不太喜欢那些喜欢吠叫的小狗,“有时候遇到泰迪汪汪叫,它就会用头顶顶我,提醒我小心。”

     

图片

【壮壮脖子上的工作牌,

到家后丁志强就会把它摘下】


回家的路上,会路过一处小花园,丁志强会摘下工作鞍,让壮壮“放风”2分钟。即便是在“休闲”状态,壮壮也会时不时看看主人的状况。每次走到这里,壮壮都会叼起一块小石头,让丁志强扔出去,它再捡回来。“陪它这样玩上两次,它就满足了。”这也算是壮壮每天固定的一个娱乐项目。套上工作鞍之后,壮壮又继续引路,丁志强和它步行的速度并不比普通人慢,经过六七分钟的步行,便来到了自家的电梯。在乘坐电梯的时候,壮壮都会将丁志强引导至按钮附近,方便其按键。

    

在进家门之前,壮壮需要擦爪子。紫牛新闻记者注意到,在擦爪子的时候,壮壮因为依然戴着工作鞍,因此它始终一动不动,面对记者的镜头十分淡定。丁志强为它擦完四只爪子之后,卸下了工作鞍,此时壮壮才放松下来,欢快地走进了家门。

 

图片

【丁志强在帮壮壮擦爪子,

壮壮很乖,淡定地面对镜头】

 

常州导盲犬主:

不相信竟有人虐待导盲犬   

 

壮壮来到常州次年3月正好是4岁生日,丁志强还买了一个“狗蛋糕”,插上蜡烛,给壮壮戴上生日帽,郑重其事地为它过了个生日。白驹过隙,如今壮壮已经七岁半了。据了解,导盲犬一般可以服役到11至12岁,根据身体状况不同,退休的时间略有不同。“中国导盲犬基地的建议是盲人把不能服役的导盲犬交回基地,减轻经济负担。如果盲人要求继续饲养,也没什么问题。”丁志强说,一般没有人会将自己的导盲犬还回去,“天天在一起相处了两千多个日日夜夜,很少有人能放得下这样的感情。”

   

“壮壮跟着我回到常州后,我和它没有分开过,晚上它就睡在我床边的地上。外出也好,去外地旅游也好,我都会带着它。”丁志强说,大家对导盲犬基本上都很友好,上公交车,坐高铁,都不会遭到拒绝。从常州坐高铁出发的话,基本上不用提前和车站报备,直接可以无障碍通行,在外地坐高铁的话,会通过12306提前申请,也是十分便捷。“大家都在慢慢地接受导盲犬,它并不是普通的宠物犬,不会对人造成伤害,是在为盲人提供服务和帮助。”

 

听紫牛新闻记者讲述了日本盲人虐待导盲犬一事后,丁志强反复询问:“到底是视频还是照片?会不会有什么误会?照片有时候看起来是在打,其实是在跟导盲犬玩。”在他看来,盲人虐待导盲犬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导盲犬非常温顺、听话,来我家里四年多,从来没有犯过错误,怎么会有人打导盲犬哩!” 

| 微矩阵

yy彩票怎么登陆(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