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好听丨在自然里种一个家
2017-10-23 17:32:03
在自然里种一个家 宋宇

用好听的声音读好听的文字给你听——B座西窗推出“好听”栏目。首批推出的是由金陵图书馆“朗读者”志愿团队录制的《那书与我》部分征文音频。本栏目将持续更新,邀请专业主播、志愿者以及本报读者献声朗读,将此次征文大赛的作品以及扬子晚报副刊的原创文章变成“有声版”。让我们一起欣赏有声的文字。

NO.3 在自然里种一个家

作者:阿果

朗诵者:宋宇(金陵图书馆朗读志愿者,南京人民广播电台主播)

回乡下老家,发现如今的乡村别墅越来越洋气。三四层高,大理石贴面。做点生意的老板,家里还装了电梯。这种别墅,比竹山还高出一个头,气派是够气派,但看上去怎么像入侵的异族……家里的老人,特别渴望晚年回乡下住,回到老邻居中。如果能将老宅改建成民宿,每日有来客,带来山外的消息,独居的父母也会过得更充实。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老宅原址的确是好地方,我也动了改造老房的心思。

我到书店找相关书籍来借鉴,意外与王澍的《造房子》相遇,并为封腰上的一句话心动:“在宋代山水画的意境里找寻当代建筑之路,于明清园林的哲思中探求传统文化之美。”立马买回家细看。这本《造房子》,从建筑出发,却不止于建筑,是帮我们重新厘正人的生存与“现代化”之间的关系。王澍说:人要懂得师法自然。他在《自然形态的叙事与几何》一文中,还详述了倪瓒的《容膝斋图》、李唐的《万壑松风图》、范宽的《溪山行旅图》等山水画名作如何令他顿悟中国建筑的真谛。以我粗陋的理解是,我们的居所应该体现古人的一种态度。人在这个世界上的位置微不足道,属于人的屋子是极为朴素的,占的份额很小很小。古人建造的每一座楼宇皆是妙用造化,顺应自然的。可惜的是,这种有价值的传统文化正在分崩离析,随风飘散……

书中的沧海一粟,于我已是皎若烛照。

说点题外话,为什么我们的镜头总会深情地对着古老的村庄?白灰的墙、黛青的瓦,与老树、山水融为一体的建筑。那些在建筑中生发的民俗,编竹篮,酿米酒,腌腊肉……土气而翩然,这是养活中国人内心的生机,这也是民宿该有的元素。

无疑,王澍帮我校准了目标:虚夸浮华的建筑肯定不是我要的,太现代的房子也不适合成为一个家。我要的是在自然里种一个家,它孔武有力,又温文尔雅。房子栉风沐雨必要有强健的骨骼,既有钢筋结构的基础,梁,椽,柱,又保留木头的温润。墙壁只刷白,喜欢自然的颗粒和斑驳,日后绣一壁的爬山虎,不知该多美。一楼只用合缝的青砖铺地,时间久了,才如一方细润端砚。芦毛扫帚一扫,就干干净净。当然,我还有个私心,要打个暖榻。是着土而居的农业时代才有的东西,几十年了,它还冥顽不化停在我心尖。得闲,再去山里找一些被风撂倒的枯木,扛回来,大的剖开当茶台、灯座,小的整根钉在墙上,挂衣服与包包,很朴拙。这也是王澍书中所提,为建筑单体提供一层“肌理”或“质感”,相当于山水画里的“皴法”吧。

走进我的房子,醇厚朴实之感能让人卸掉任何伪装。

去年冬天,房子建好了。种草有点晚,就播了点油菜下去,今春真的坐拥油菜花田。院内几棵高大的香樟,是我父亲壮年时手植,于今已有三四十年;屋背后是茂密的楠竹林,每年春天都有新笋破土。早上,晨光淡然熹微,溢出一阵鸟鸣,清脆的闹铃般唤你起床,正是陶潜所写“众鸟欣所托,吾亦爱吾庐”;傍晚回家,步入院子,先被楝树的轻阴笼住了,是“日夕气清,悠然其怀”的宁静感。房子与自然曼妙融合,与山间草木鸣虫晨昏与共,岁月悠悠。我的房子,像一朵蘑菇,长在大自然的怀里。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相关
| 微矩阵

yy彩票怎么登陆(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