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一生的错过,要是放在历史的长河中,还会有遗憾吗?
2017-10-23 17:16:41

图片

文/王征桦

  丹枫如火,清霜如星,钟声在水面上荡起了涟漪。那一种愁,竟然不可言说,只在钟声中回旋……

  在人的一生里,会有无数次错过。错过一场雪,一次聚会,甚至一次爱情。有些错过或许不会引起我们的注意,有些错过却会让我们顿足叹息。

  上次陪朋友去杏花村看花,上了杏花岭,就看见地上的花瓣已经落满厚厚一层。杏花,总是开得快,谢得也快。来看花的朋友不禁叹了句:“来晚了,花期过了。”

  这就是错过。有的错过或许成为永远的恨事,有的错过却不然,它会留给你更美妙的想象。

  小时候,我读了张继的《枫桥夜泊》,便一直向往着寒山寺的钟声。“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钟声,在没有月色的黑暗中传了过来。滑过运河丰盈的水面,撞进小小的船仓。张继,一个落榜书生的名字,一个在那一夜失眠的名字,因寒山寺的钟声,流传千古。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来到了苏州。白天参观完虎丘和拙政园后,我准备在晚上去寒山寺,看一看江枫渔火,听一听梵钟之鸣。

  可是,一个急救病人的电话让我在傍晚便不得不离开了苏州。我和寒山寺、和江枫渔火,以及钟声,失之交臂。

  于是,我不断地想象着枫桥夜泊的意境。丹枫如火,清霜如星,钟声在水面上荡起了涟漪。那一种愁,竟然不可言说,只在钟声中回旋……

  一生的错过,要是放在历史的长河中,还会有遗憾吗?韩熙载府上的那场夜宴,我没有赶上;王羲之的那次兰亭雅集,曲水流觞和饮酒赋诗,我也错过了;张岱的湖心亭看雪,也没有邀请我,更谈不上在亭中雪中饮酒的雅趣了。我只是占用了漫长岁月中的一小截。时光中那么多的有意义的事,都被我错过了。

  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些历史上的传奇,在被错过之后,皆成就了瑰丽的想象。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yy彩票怎么登陆(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