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杜甫生病
2017-10-17 15:20:34

 文/彭拥华

图片

  古人生病,没有比大诗人杜甫描绘得更加哀伤凄楚、细腻真切的了。千载之下读来,犹能让人感同身受。

  这是一首将近二百字的七言古诗,诗的标题叫《病后过王倚饮赠歌》。在杜甫一千多首诗篇中,这首诗藉藉无名,既非名篇巨制,亦未触及国计民生,似乎乏善可陈。我却喜欢,很愿意多读它几遍。我赞同《杜甫校全集注》观点:“天宝十载,公年四十,意诗当作于此时也。”当年杜甫困守长安十年,饥寒交迫。萧涤非云:“杜甫的来到长安,在他的生活史上是值得大书特书的。”而这首诗如实反映了杜甫的生活,让人读到一个最真实的贫病煎熬中的杜甫,让人看到作为普通人的杜甫,最困窘苦涩、最生活化的一面,而善良温暖的王生的形象也呼之欲出。

  杜甫这样叙述病情:“酷见冻馁不足耻,多病沉年苦无健。王生怪我颜色恶,答云伏枕艰难徧。”“徧”即“遍”的繁体字,“艰难徧”意谓病中饱尝各种苦况。“徧”字用在这里特别生动。吴见思《杜诗论文》云:“疟疠三秋,寒热百战,以致头白眼暗,皮皱肉黄,所谓艰难遍也。”杜甫接着描写病况:“疟疠三秋孰可忍,寒热百日相交战。头白眼暗坐有胝,肉黄皮皱命如线。”读来让人有心惊肉跳感觉。当年杜甫病情严重,命悬一线,九死一生。杜甫在长安的危难处境,在诗中历历在目。

  诗中还间接涉及唐朝长安风俗人情,隽永可读:“遣人向市赊香粳”,“粳”是不黏之稻,其米谓之粳米。“长安冬菹酸且绿,金城土酥静如练。”“菹”是当年长安冬天一种腌菜。而“金城土酥”是一种乳酪状食物。王生对病中杜甫体贴入微。当年杜甫政治失意,生活奇苦,尝尽世态炎凉。“惟生哀我未平复”,王倚这份雪中送炭真情,自然令杜甫难忘,“故人情意晚谁似,令我手脚轻欲旋”。语言通俗亲切、明白如话,亦其特色。结尾:“但使残年饱吃饭,只顾无事常相见”,很朴素家常两句话,却充满人情味,亦大病初愈杜甫最真实心声。仇兆鳌《杜诗详注》曰:“此章赠王倚,后有《赠姜七少府》诗,皆用方言谚语,盖王、姜二子,本非诗流,故就世俗常谈,发出恳至真情,令其晓然易见。”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相关
| 微矩阵

yy彩票怎么登陆(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